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79章 回归
    有人把关秋的话当作酒后之言一笑了之;

    有人听到关秋的话露出了思索的表情。

    不过不管怎么样,一切早已注定。

    就像法拉利、兰博基尼这种东西,生下来没有,以后大概率也不会再有了。

    除非像关秋一样开个挂,那样才能坐着飞机追那些“生在罗马”的人。

    但即使如此,一路上也难免要遇到梁金龙、张大胜、李尚伟、郭志祥、曹子衿、沈京之流,跌跌撞撞、九死一生,侥幸出人头地。

    要不然就像之前说的那样,重生又能怎么样?

    真正在这个社会活明白的人,会越来越感觉到自己的渺小和无助。

    捡个漏、投个机,做个不愁吃、不愁喝的富家翁也就到顶了。

    再想往上,行差踏错一步,监狱大门常打开,开放怀抱等你……

    ……

    转而进入2008年。

    次贷危机引发的金融风暴,正式向全球各国席卷而来。

    报纸网络上到处都是某某大型企业倒闭、某某跨国集团公司被收购的消息。

    无数工厂停工,无数企业倒闭,无数负债累累的投资人在走投无路之下走向了天台。

    在金融界哀嚎一片之时,美国以科技股为主的纳斯达克处于长达6个月的跌势,指数下跌超过40%,恐怖如斯。

    而与此同时,关秋的财富以恐怖级的数量向上增长,旗下离岸公司控股的30多家投资公司在欧美国家大肆收购有潜力的企业公司。

    当然,像收购途中被当地政府叫停的情况时有发生。

    且多次被当地监管部门约谈。

    除了金融风暴,2008年不是平凡的一年,这一年发生了很多事情,比如……

    这里省略一百万字。

    春去秋来,寒来暑往,一年复一年。

    关秋在他30岁生日的前一天决定正式“退休”,开始环球旅行。

    神秘的藏传佛教,东非的大裂谷,柬埔寨的吴哥窑,北欧的乡村公路旁的木头房子以及巴西、委内瑞拉和圭亚三国交界处的“罗赖马山”,都留下了他的足迹。

    关秋上辈子最大的梦想就是做个包租公,在经济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到世界各地去走走看看。

    世界这么大,有些人甚至一辈子都没离开过他生活过的那座城市。

    他希望等将来自己老了走不动路的时候,能有资本跟儿孙吹吹牛逼。

    所幸老天爷给了他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不需要去吹了。

    但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才不想跟其余那些重生人士一样,好不容易重生一次,却每天在商场上跟人勾心斗角的赚钱。

    更可气的是,很多居然还是单女主啊……

    算了,反正他也能理解,写给那些连女人奈子都没摸过的死肥宅看的重生小说,单女主就对了,后宫种马文他们身体吃不消啊。

    时间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很快来到了2018年10月10号,关秋重生的前一天下午四点。

    此时此刻,关秋正在德国南部靠近阿尔卑斯山的一个叫“格林顿”的小镇上休憩,他已经在这里停留了快半个月。

    这是一个只有不到500人的小镇,东面有着一大片原始森林,环绕着森林外面的是大大小小数十个澄蓝的湖泊,绕湖而建着一座座乡村木头房以及花圃田,馨香扑鼻、美不胜收。

    傍晚,夕阳西下。

    堤岸边,关秋斜靠在钓椅上,眼看水里的鱼鳔开始晃动起来,坐在旁边的白人女孩惊喜的推了推关秋胳膊,让他起竿,但是他却毫无所觉,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那不断荡漾开来的涟漪,整个人的心神都跟着陷落了进去。

    一圈、两圈、三圈。

    此时此刻,关秋感觉三魂七魄好像都跟着那圈圈涟漪散开了,他心里惊骇不已,试图从那一圈圈涟漪中挣脱开来。

    可终究还是徒劳无功。

    在陷入黑暗的最后一刻,关秋耳边传来一阵机械合成音:恭喜第15488231号玩家,你完成了初级试炼任务——重生。

    回归倒计时10,9,8,7,6,5……

    关秋:#@*&……%¥#……

    ……

    ……

    “咳咳咳……”

    昏暗的房间里响起一阵剧烈的咳嗽声,就像溺水之人喝了一肚子水后终于把脑袋伸出水面之后那样撕心裂肺,甚至还伴随着一阵阵的干呕声。

    终于,咳嗽声告一段落后,吸顶灯亮了,低瓦数的LED光线照射在下方的1.8×1.5的单人床上,侧趴在床头的关秋抻着脑袋悬空在床头垃圾桶上方,口鼻之间还有一串拉长的鼻涕混合口水的秽物。

    “呕——”

    又是连续干呕了几声,关秋终于长长舒了口气,伸手在床头摸了摸,没摸到干湿分离的毛巾架,甚至连抽纸盒都没摸到。

    “做事越来越毛躁了。”关秋沙哑着嗓子嘀咕了一句,伸手抹抹口鼻,抬起头朝床头柜看去。

    木工板加工而成的床头柜,横平竖直、构造简单;乳白色的柜面上,还留有很多热茶杯以及香烟熏烫后的伤痕,看起来陈旧而俗气。

    见到这一幕,关秋终于想到了什么,然后猛的从床上爬起来,快速朝卫生间走去。

    狭小的卫生间梳妆镜前,关秋看着里面的面孔一下楞住了。

    现在的他跟之前那个养尊处优的他有着很大的差别,无论是脸型还是气质,都有了根本的不同,甚至可以说是两个人,而且记忆中眉角以及下颚处的伤痕再次出现了。

    可是这十几年的经历……

    想到这些年经历的事情,关秋彻底凌乱了,心里呐喊着,这TM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就在这时,他耳边再次传来熟悉的机械合成音:【请问是否作任务说明】

    关秋“上辈子”练就出来的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本领早就抛到了九霄云外,被突然出现在耳边的声音惊得寒毛都竖起来了,惊问道:“你谁啊?”

    【我是指引者,负责解答你们在任务过程中的常见问题】

    机械合成音非常程序化的说完后,重复道:【请问是否作任务说明】

    关秋使劲镇定下来,回了个“是”。

    机械合成音缓缓道来:【这是一个关于生存的游戏,有幸被选中的人被统一命名为玩家……】

    关秋打断道:“请问这个什么生存游戏是谁在主导?”

    机械合成音说:【这个问题恕我无能为力。你可以理解为是天道,也可以上帝,又或者神明之类的人,总之超出了你我的理解。】

    机械音刚说完,关秋紧跟着问道:“这么说,我重生的这些年你一直住在……存在我的脑海里”

    机械音:【虽然这不是事实,但你可以这么理解】

    关秋:“那你为什么一直不说话?”

    机械音:【这是一个真实度很高、同时还有无数规则限制的游戏,在你没有召唤之前我不可以打扰你,更不能解答你提出的任何有关于任务的详细问题,否则会被判定任务失败……】

    关秋详细询问着事情的真相。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不知不觉中过去了两个小时,门外突然传来了敲门声,是服务员来催促退房了。

    回过神的关秋到门口跟服务员说了句,让她十五分钟后再来,回到房间里飞快的换了身衣服,到卫生间里冲了个凉,穿着之前T恤牛仔离开了快捷酒店。

    到了楼下他才发现,自己竟然在凤台市,而且就在重生前宿醉的那家KTV也在这栋大厦里。

    现在正是中午12点,正午的阳光照在大厦的外幕墙上、金光奕奕,关秋虚着眼抬头看了眼大厦,然后嘴角越裂越大,最后忍不住嘿嘿嘿的笑了起来。

    “上上辈子”他一直疑惑于一个问题,为什么那些有钱人、富豪、财阀掌舵人,明明有了几辈子乃至几百辈子也花不完的财富,他还要那么拼命的赚钱呢?

    然后这个问题在“上辈子”渐渐想明白,也看明白了。

    除了一部分对于财富的占有欲外,有些人的人生境界跟一般人是不同的,他们享受的是赚钱的这个过程,而不是赚了多少钱的这个结果?

    但是这个“境界”在他看来是不得已而为之。

    为什么很多皇帝到最后都要去炼丹修仙求长生呢?

    其实道理也是一样的。

    只不过那些富豪、财团掌门人,在现代咨询的熏陶下,明白长生什么的不过是子虚乌有罢了,所以只能退而求其次去追求另一种精神上的享受。

    可是现在,他比当今之世的任何人都多了一种选择……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