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七十八章:甘泉密码
    不知道这些人是不是处于疯癫的边缘,竟然能够将自己的命运和生死寄托在一只毛绒绒的小猫的身上。

    当然几个人同时做出愚蠢之事就更加滑稽可笑了,也许是几个粗壮的汉子,被一个绝代美女蛊惑了心智。

    如果你此刻乘坐直升飞机、或是用先进的无人机进行拍摄,就会发现如此可笑的一幕--几个半全副武装的战士在漫漫无际的荒野之上跟随在一只白色的小猫身后,时而缓缓“漫步”,时而一阵狂奔。

    贾里奇斯负责看管所有的马匹,这些战马被缰绳套在他的马车上的一个立柱之上,绝大多数时间众人完全依靠步行前进,只有在需要马匹应对特殊情况的时候才重新上马。

    如果托勒密的神猫这的能够拥有第六感,有意带领他们去到目的地,在螭龙在地下游走的洞穴最为合适,那里足够一个人直立通行,但地表之上的人无法和下面取得联系,必须不得不放弃马车和辎重,这显然不是英明之举。

    就这样,可谓风餐露宿,一连几天下来不停歇地向前走着,瓦西里已经完全清醒过来,托勒密与蜜雪儿已经对他进行了全面的检查,这个家伙饮用的水时间较短,并没有产生什么明显的作用,但从他的状态可以看出,确实起到一种类似于药物的作用,这个哥萨克人,比往日更加精神,活力似乎充满全身,即使是不在酒精的作用之下,也不在向以前一样陷入哈气连天的酒瘾发作的萎靡状态。

    “可能是螭龙的身体对神水的成分起到一定分解作用,”蜜雪儿饶有兴致地说:“但咱们不还是能够观测到这种奇异的效果吗?尽管我们还不确定是否对人类的身体产生某种副作用。”

    “这种液体到底能够产生什么功效呢?”托勒密问。

    “我现在怎么能够知道,或许是长生不老的泉水呢?”她兴高采烈的说道:“那将是一个最伟大最惊喜的发现呢!”

    服用一种泉水便能突破热力学第二定律的束缚,从传统意义上达成长生不老,这是童话中才有的情节的。

    进入脱离整个亚历山大帝远征军的第七天,无论从任何略高出地面的山丘上四周眺望,都已经无法观察到远征军人马的任何痕迹了。

    供给站也是一样。

    假如他们再想和大部队汇合,恐怕不仅仅需要观察地面残留的痕迹,更多的恐怕需要运气了。

    给养目前还算够用,但却不值得抱有长远的乐观情绪。

    若想保证维系正常能够持续作战的体力,几个人的饮用水和粮食只能维持未来的十五天,这个时间过去之后就必须尽早找到新的维生手段。

    在他们随着时间的消磨逐渐失去信心时,事情却在第八天出现的新的进展。

    托勒密发现咪咪步态呈现出极其奇怪的情景。

    那时一行人已经行至一处山谷。低矮的黄色土壤,自然地形成两侧高地,中间是一处山谷,就像是一条干涸的河床,向里面望去如同是进入死亡之乡的通道,一眼望不穿对面。

    这在越行进越深幽的时候,小猫的四肢之间仿佛像是有一股气流干扰一般,景物形成了一种抖动的混乱,就像是一部正在播放景色的电视机屏幕受到干扰,不断抖动起来,只不过那抖动的面积极小,不引人注意罢了。

    托勒密也是不经意的一瞥发现了这种情况。

    他赶紧拉了一下蜜雪儿的袖子,只是向前一指,她便也发现了这种状况。

    “哇,好像快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她说道。

    正在其他人仍然慒然不知的情况下,很快他们的双腿之间也被传染一般出现了这种情况,随着剧烈的令人眼花的抖动,逐渐呈现出点点斑驳的绿色。

    虽然就像是有疾风从大家的脚下劲走,却没有一点感觉,甚至连一粒沙尘都没有吹起,一切仿佛幻觉。

    再像前进,逐渐绿色替代了黄色,咪咪开始奋力向前奔跑,周围的景物也开始逐渐模糊抽象起来。

    “快、快跟上小宝贝!”蜜雪儿紧张地呼唤着大家。

    很快所有人都意识到了眼前发生的一幕的不同寻常,众人开始奋力跟随在猫的身后奔跑起来。

    要保证一定的频率!

    虽然不至于步调完全一致,但不能相差太多。

    贾里奇斯顾不上很多,也只好下了马车,托勒密抓住他的一只手,拉着这个胖子向前奔去。。。。

    曾经有一瞬间,他认为要被这个死胖子脱下水,因为他的速度是如此之慢,尽管他已经尽了全力。

    被抛下,会有什么后果,掉入另一个世界?托勒密不得而知,幸亏他们没有。

    随着咪咪几声轻轻喵叫,众人眼前出现了一个充满绿色的世界。

    高大直入云端的大树,青翠欲滴的绿草没过人的脚踝,向远处看去到处都是潺潺的小溪。

    托勒密向背后看去,目之所及仿佛正处于一座无边无际的原始森林之中,帕米尔高原原有的干燥的环境全都凭空消失不见了。

    蜜雪儿高兴的几乎跳了起来,随后她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蹲下身去,用随身携带的笔在一张羊皮纸上飞快地记录着什么。

    随后她站起身来和每个人击掌相庆!

    “这仿佛是进入一个房间的钥匙,这道门有一个密码,只要你逐渐贴合这个密码,直到和房间的频率保持一致,就有可能进入到房间之内。”她说道。

    然而,其他人并不懂这些奇怪的推论。

    总之,水源的问题应该在短期内得到解决,而这样水草丰茂的森林之中至少不会缺乏能够食用的果实。

    贾里奇斯一脸的懊悔,他丢下的马车和战马至少能卖上五十个银币,还有那些放在箱子里以备不时之需的金钱。

    “我至少损失了折合五枚阿波罗战车图案的金币!”他不住地啰啰嗦嗦的嘟囔着。

    直到托勒密劝说他,这里会找到神水,能让他卖上个天大的价钱时,才停止了唠叨。

    “神水!就是这个?”。

    托勒密循声望去,只见本多忠胜半跪在前面一处仅有十几腕尺的溪流之前,将抽出的短刀浸入溪水,那水在流动的时候本来隐隐呈现出淡淡的五彩的光影,被利刃截断时竟产生色彩的断裂,仿佛彩绸被切断,将刀抽离水面,那水像是受了伤一般,需要一会时间,才能逐渐恢复到原来五彩流动的样子。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