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九十四章:费解之谜
    那致命的武器是从高空投掷下来,携带了巨大的势能,即是尖峰往上三五拳的距离都没入地面,尾端还是不停的抖动,惊得托勒密一身冷汗--这矛若不是稍有偏差,恐怕给他当场来上一个透心凉!

    远处传来了乱嚷嚷的吆喝之声,从这里望过去,黑头头此刻正在挥舞一只硕大的棒子状的武器,指挥着不下上百名土著人武士追赶过来。

    这也证实了托勒密之前的怀疑,地道的宽度不并不是适合土人胖子领袖的体型,而那个色迷迷的仿佛将全部脑细胞都用于交配的二号人物,智商很令人担忧。

    唯一的可能就是这个阴险狡诈的黑家伙一手打造了这个逃生机关,而工程的开始是从这里开始的,一直挖到土人首领的屋子地下。

    这样一来实施一场秘密暗杀,或者是暗杀之后逃走便有了一条隐秘的捷径。

    那些黑家伙在草地之上奔跑的速度还真是够快,一转眼已经距离二人很近了,眼见前面的人,大约有三分之一手执弓箭,这样就意味着转身逃跑并非是什么好的办法。

    一场正面较量在所难免。

    托勒密和蜜雪儿手中仍就没有武器,先夺得武器至关重要。

    好在土人实在是缺乏学术化的作战训练,面对赤手空拳却技术高超的对手,一定要尽量采取空手的方式进行搏斗,发挥人数上优势消耗对手的体能。

    而看似具有表面性压倒优势的持械对空手,取得杀伤还好,一旦被夺取了兵器,就会极大地削减人数上的优势。

    持矛或者剑的高手,几乎每一次攻击都能杀伤一个敌人,这是赤手格斗很难做到的,也就是说夺得武器将很大程度上减少体力上的消耗。

    这些土人当然不具有以密集阵进行攻击的素质,他们分散作战,先后抵达战场,使得托勒密根本不费上什么压力便能夺得兵器。

    第一个冲过来的土人,用他的长矛向托勒密一刺,选点并不是很好,后者轻轻右移腰部,那矛就从左肋边上擦过。

    托勒密右脚上前半步,左臂横向肘击他的太阳穴,这个家伙攻击的冲力,加上托勒密的攻击力,使得他犹如一节断木头,颓然倒下。只需轻轻一抄手,他的长矛已经到了托勒密的手中。

    第二个冲过来的更为倒霉,托勒密掉转矛尖向前,只是从下至上一划,就在他的身上形成一道长长的伤口。

    托勒密将自己手中的武器丢给蜜雪儿,扶助土人倒下去的身体,向前一扔,正好砸中冲过来的三个人。

    这样一来两人都有了武器,干掉上百个家伙不在话下。

    一会功夫,有就十几个野人倒在他们的长矛之下,这种原始的兵器,用作杀人,还真是不那么逊色。

    黑头头显然气急败坏,命令为数不多的弓箭手放箭。

    然而他们又犯了一个错误--诛杀武力高强之人,战场上的混乱起到很重要的作用,一般都是采取下流的手段。

    利用武将和对方对抗之机,采用射击精准的弓手,施以冷箭,这种伎俩虽然被英雄们所不齿,却能够取得极好的效果。人尽皆知的希腊联军中最无敌的阿克琉斯,就是在特洛伊中遭到这种暗算!

    而让托勒密全神贯注面对弓箭射击,虽然惊险,但还是更够用矛杆拨开箭矢。

    这群野人犯得另外一个错误就是他们的箭似乎不够多。

    也许是他们只是在打猎中使用弓箭,在命中猎物之后往往能够收回箭支,重新进行打磨,毕竟对于他们来讲打磨这些坚硬的黑色石头是一件既耗时又耗力的事情。

    总之这些土人在几次低质量的散乱射击之后,就哑了火,他们没有箭了。

    随后再涌上来的十几个人再度倒在托勒密脚下,尸体已经初具规模的在地面之上堆积起来。

    毫无疑问,这对这些家伙形成了可怕的威慑力。

    “向前者死!”托勒密补上了这一句威胁。

    这样一来无论黑头头怎样威胁,甚至用他的大棒子击打土人的后背,他们也不愿意再向前送死。

    气的他哇哇大叫,随后用手向后面一挥,使出了他的最后一招。

    托勒密的几个朋友,瓦西里、本多忠胜和贾里奇斯被困得结结实实地推到队伍的最前列。

    他们都还没死,也显然已经苏醒了,只不过被当做祭品,身上涂抹上黑色的烂泥状的东西,头上装饰着乱七八糟的羽毛,活像一堆搞笑的“鸟人”。

    托勒密差点没笑出声来。

    眼见这些家伙活的好好的,他潜意识中担的那颗心也放下来了。

    黑头头眼见托勒密的朋友被押了上来,顿时再次变得耀武扬威起来,他不再在后面畏缩的缩着了,认识大模大样走到前面来,用他那镶嵌着黑石头的大头棒子,挨个敲击在俘虏的头上。

    “放下你们的武器,交出宝物,将你们身上的白色怪兽踢得远远的,”他说道:“不然得话,我就将他们的脑壳像敲水果一样砸的稀烂!”

    本多忠胜面色铁青,依旧闭口不言;瓦西里火冒三丈,要不是被四个人连摁带拽简直要蹦起来,贾里奇斯确实被吓得哆哆嗦嗦,口中不断地叨念着:“谁放了我,我给他半枚,哦不整个一枚银币......”

    眼前的情形已经很明确了,托勒密和蜜雪儿不可能同时击倒剩下的那么多人,要么妥协屈服,要么孤注一掷。

    他和蜜雪儿交换了一下相互的眼神。

    托勒密将长矛交到左手,且将矛头指向地面,向前走了几步,直到距离黑头头十几步的距离,注视着他惊疑不定的目光。这个要办“大事”的人竟然可笑吓得有点哆嗦。直到托勒密缓缓将长矛放在地上,用脚踢到了他的脚前。

    “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托勒密对他说道。

    他没有回答,还是紧张地注视着对方。

    “你这样煞费苦心算计我们这些外来之人,我猜你也算计了自己的两位头领,是为了什么?为了得到上古神器?又是谁告诉你关于神器的事情呢?”

    “哼”他在眼珠子乱转了几下之后,对托勒密这一连串提问报以拒绝的冷笑。

    “女人!”他用他的黑棒子指着蜜雪儿,示意她放下自己的武器。

    这个看似精明的家伙再次犯了一个常识性的错误。

    托勒密立马弯下腰,跪在地上,蜜雪儿在同一时间掷出了自己的长矛。

    与传统的杀伤骑兵的远距离投矛手不同,她投掷得短、平、快,黑头头来不及反应就被长矛贯穿了前胸。

    “你...你们这帮卑劣之...人!”他倒了下去。

    托勒密抓紧最后的时间,冲上前去,捏住他的下巴:“快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变,变白”他吐出了自己最后一口气,死不瞑目。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