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九十五章:白色的
    黑头头就这么死了,他的阴谋非但没能得逞,反而害死了自己。

    这个全身黢黑的家伙临死之前吐出的两个字竟然是:“变白”。

    托勒密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也不能判断那是回答他的问话,还是此人临终前的呓语。

    他的部下们目睹他的死亡显得非常平静,托勒密甚至能够感觉到他们某种轻微欢欣,或许这家伙的口碑太差,或者是他欺凌下属的一贯作风,使得手下们对他十分憎恨。

    失去了领袖的土人们反而显得十分友好,没有人再想要托勒密的宝物和玩漂亮姑娘,瓦西里等三人被释放了,他们除了被绳索捆绑的得太久,四肢有些麻木之外没有收到什么伤害。

    而托勒密经历了什么样的挑战,也简直再也没有勇气对他们谈起,或许他需要一些葡萄酒吧。

    绕过已经被烧成废墟的首领的房子,劫后余生的几人去了一家小上很多的木屋里。

    土人们对托勒密讲述了他们之前遭遇的奇异事件。

    二十年前或者更远的时间,突然有一群身着长袍身材高大的人造访了这个与世隔绝的村子,尽管他们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但是从他们偶尔露出的手腕可以看得出他们皮肤异乎寻常之白。

    这些人具有某种神奇之力,在村庄居住的期间,曾经拯救过几个土人的生命,那些人中有误食毒蘑菇的、有被毒蛇咬了脚踝的、有受到严重的创伤的、还有跌断了手脚的。

    白色人不用咀嚼草药的方式,也不用木板捆绳子的医疗办法,他们只是将伤患者抱在怀里,症状即会得到缓解,经过几天时间,十分严重的病症也会康复。

    这样让整个部落大为兴奋,除了死亡不能改变以外,一切不适都可医治,除了“神”还会有谁呢?

    这样一来土人将他们供奉为神,用最好的食物和饮料来招待他们。

    过了好久,突然有一天,或者更精确的说是一个夜晚吧。

    总之一觉醒来,“神”不见了,一个也见不到了。

    原本他们有七个,都不翼而飞了。

    首领大为愤怒,认为是自己的臣民对“神”不敬才会引起神的愤然离去。

    当神消失之后,整个部落因为各种各样的情况死去和残疾的人逐渐增多,这更让部落的人们感到恐慌,这时居心叵测的黑头头开始散布“神之诅咒”的言论,一些人甚至由于担心和惧怕所谓的:“诅咒”逃离了部落。

    整个部落面对着人口急剧下降的可怕威胁,没有足够的劳动力、战斗力和生育能力,这在蛮荒社会无疑是致命的。

    在这危急时刻,黑头头忽然将自己打扮得怪模怪样,他将牙齿涂上黑色,将自己全身浅色的装饰之物全部去除,用黑色和深色代替,他宣称:“有神回来再次和他进行交流,并教会他强大土人们的办法。”

    土人没有其他的精神寄托,大部分听信了这个家伙的话,大酋长也不得不将这个原本的小混混提升为仅次于自己和弟弟的三号人物。

    黑头头实际上在部落中担任了祭司的角色,他将一些被:“神选中之人”绑在一块大石头上开膛破肚祭祀神灵,诡异的是这个家伙只有在进行血腥的祭祀的时候,才会赤身裸体在全身涂满白色的粉末--多少年来谁也不知道他的白色东西是从哪里来的。

    “那么这个装神弄鬼的家伙临死之前为什么说出变白这个词呢?”托勒密问蜜雪儿说道:“按照你博学的知识是他自己发明的咒语还是他一直妄想自己成为那些白色的神呢?”

    “咒语的可能性当然不大,反复叨念却没有效果自己是最清楚不过的了,我倒是大胆地猜想,这个家伙并非说得全部都是谎言。”她回答道。

    “你是说?”

    “可能这些神中的一位还真的透漏给过他什么讯息,不然他完全不可能得知上古神器的事情。”

    “他从一开始便得知我们身上有宝物,应该是从你的白色护腕上得出的结论。”

    “这样看来我们似乎已经和亚历山大的大军走的不是一条道路了,他那纯白色的胸甲岂不是更为注目,大军所到之处地面也会有长长的痕迹。”

    在蜜雪儿的建议之下,托勒密提出了为黑石部落重新推举首领的意见,那位和瓦西里发生冲突的男子成为了新的首领。

    这很符合托勒密的风格,蛮荒时代吗,就需要敢打、敢拼、敢于做出决断的勇气,不像高度文明社会需要一个爱好和平的领袖。

    有年老的土人告诉我,他听见黑头头在一次喝醉后提到那些“神灵”向东方而去,也曾有人看见过那个家伙曾经鬼鬼祟祟往东而去几十天才回来。

    而对于部落之外的疆土,只有一些青年行到过十万步左右。

    而那正是托勒密的小分队要行进的方向。

    新任的首领对待来访者十分优厚,修整几天之后,托勒密等人竟然和这些黑小子建立起很好的感情,但却又不得不再次踏上征程。

    “也许有天我会回来的!”托勒密热情地握住土人们的手道:“我们会再见面。”

    托勒密看见首领裂开嘴笑着向他挥手,他的牙齿不再涂成黑的颜色。

    一个最善于远足的土人带领冒险者们穿过弯弯曲曲的林间小路,行走了很远,直至他停下了自己的脚步。

    “这就是我离开部落最远的地方”他说道。

    托勒密挥手再次和他告别,踏上旅程,他在原地伫立了很久。。。。。。

    向东前行,托勒密一度感觉已经距离目的地不再遥远。

    环绕他头脑中的是那些所谓的全身皮肤雪白的土人们口中具有神奇能量的神,到底是何方神圣?

    他们是否也和巴松或者是狄俄尼索斯一样?

    当跋涉再过去将近一个月的时间,他们在随身补给品消失得差不多的时候,幸运地进入了一个水草丰茂之地。

    做为行进在小队最前列的人,爬过一个阻挡视线的土坡,托勒密简直不能够相信自己的双眼。

    远处有一座巨大的湖泊,两支奔流的河流咆哮着汇聚于此,毗邻湖畔处,一座巍峨的城池傲然屹立,其规模之巨大令人咋舌,其高大的城墙纯白如雪!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