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亚历山大大帝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

    事情发生的一刹那,整个戏院的人物仿佛就像是我孩提时代在家里放的录像片。

    观众去上厕所,于是就按下了暂停键。

    整个场地的空气就像是凝固了一般。

    在静默了好一阵子之后,人群中爆发出一声尖利而且凄惨的尖叫声,这声音的来源正是奥林匹亚丝,她疯狂地扑向丈夫倒下去的地方。

    由于过于急切,腿绊住了裙子,踉踉跄跄地倒在地上。

    这一声惨叫激活了所有的人,人们如梦方醒。

    十几个卫兵立即向刺客的逃跑的方向赶去。

    眼看着老国王的鲜血逐渐形成了一个小小的红色湖泊,我就知道他肯定没救了。

    该来的终归还是来了。

    托勒密丢下蜜雪儿,也朝着保萨尼亚斯逃跑了的方向追去。

    连续跑过三道门廊,他突然明白了一个道理,突然发生的惨剧往往会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和强烈的刺激,在这两者的合并的作用下使得人对时间的概念产生错觉。

    其实刚才的一幕不过是很短的时间,因为托勒密远远地的已经能够看见保萨尼亚斯的背影,他正拼命向着城门的方向逃跑。

    身着铠甲的卫兵们虽然拼命追赶,但是身上的甲胄影响了他们的速度,托勒密很快超越了他们,还顺便从卫兵的手中夺下一把剑来。

    不消片刻,他距离保萨尼亚斯就剩下不到二十匹战马身长的距离了。

    现在能够清晰地看见,他紧张惶惑的脸不断的回头查看身后的情况。

    当他发现后面的人的追赶的速度要超过他逃跑的速度时,他就更加紧张了。

    但是托勒密也发现了一个不那么乐观的情况,远处的城门边上正拴着一匹马,这说明整个暗杀是有计划进行的,以至于逃跑的路线都是设计好了的。

    按照当前的速度差,很可能暗杀者,在他揪住他的领子之前,就上马扬长而去。

    而托勒密想徒步追上战马是不太可能的,这大概就是两驱和四驱的差距吧。

    和预料的一样,保萨尼亚斯先到达拴马的地点,看着他颤抖的手解开缰绳,那一刻托勒密真想掷出自己手中的剑,但是他还是控制住了自己“赌命中率”的欲望。

    由于保萨尼亚斯解开缰绳时过分紧张,耽误了宝贵的三四秒时间,当刺客双腿夹击马的腹部时托勒密已经能近到伸手抓住马尾巴的距离了。

    当然抓住马尾是起不到作用的,结果基本上是换来一个“二踢脚”给他来个胸部骨折。

    托勒密的思路是,全力向前一跃,看准马的侧面屁股狠狠刺上一剑,这样暗杀者会被剧痛的马掀下地来,趁他倒地的时候,就冲上去抓住他。

    就在他按照计划准备全力一跃时,城门外面忽然闪出一骑骑兵,他全服武装,手持长剑,闪电般地来到保萨尼亚斯面前,劈面一剑,将他砍下马来。

    托勒密大吃一惊,眼见保萨尼亚斯脑袋被劈开,瞬间丢了性命。

    而来者正是安条克的儿子塞琉古。

    在接踵而至的追击者愣神的时间,腓力二世的卫兵们也赶到了。赛琉古立即割下保萨尼亚斯的人头,挥剑道:“可耻的暗杀者已经被我杀了,叛逆者死!”

    ......

    中国古代的先贤们就说过:“福兮祸所伏”的道理,快乐和痛苦往往在一瞬间就能相互转化。

    腓力二世被人们从戏院抬进宫里的路上就已经身亡,几乎所有女眷们都痛哭不止。

    莫罗西亚国王立即带着他新婚的妻子踏上返途,他丝毫不顾及哭哭啼啼、刚失去父亲的克丽奥佩脱拉。

    腓力二世的意外阵亡引起他不断遐思,甚至是欣喜。

    毫无疑问,这是伊庇鲁斯地区脱离甚至吞并马其顿的帝国的最好时机。

    他要马上赶回自己的国家,第一保证自己免受到马其顿帝国潜在叛乱的伤害,第二可以闻风而动,利用腓力之死,对马其顿施压来攫取利益。

    在这样的“古典”时代,国王、君主和领袖对如蝼蚁一样的芸芸众生意味这什么?

    可想而知,他们拥有极高的权利,虽然脾气火爆,喜怒无常,但是在战争中总是冲在队伍的最前列,披坚执锐。

    和平时代又是法律与规则的维护者,这与氏族首领几乎没有什么区别,是蒙昧人民的灯塔和利剑。

    国王之死是整个帝国臣民的沉重打击,会引起一系列的动荡。

    但在另一方面,帝国的死敌,还有那些一直觊觎国王宝座的人心里肯定会激起一阵狂跳,机遇和挑战并存。

    无上的权利或死亡正在等待着他们。

    一场恐怖的斗争在所难免。

    塞琉古用粗大的手指紧紧抓住刺客的头颅,几步来到紧随而来的亚历山大面前,将人头往地下一掷,随手用披风揩净剑上的血污。

    “我要杀死你们这群蠢货!”他狂叫道,“我们失去了伟大的国王,是你们这群笨蛋,连国王都保卫不了。

    看吧,马其顿的死敌们将闻风而动,希腊和波斯的大军将像洪水一样朝着我们滚滚涌来,帝国面对着最可怕的威胁。”

    亚历山大不引人注目的瞟了我一眼,我发现他调整了一下呼吸,故意轻描淡写地将手扶在塞琉古的肩上:“事情已经无法逆转,我们都清楚,对付那些强大的敌人,还有像你这样的勇士,我们无需担心,他们召集军队需要很长时间。

    我更担心的是我们中间那些野心勃勃,胸怀叵测的人,他们将利剑小心地藏在背后,我们一不留神,就变成今天我的父亲这个样子!”

    腓力二世的尸体暂时被简单地装进棺木里面,这样强大、有力的国王在他正直壮年的时候倒在一个卑鄙的刺客剑下,恐怕是整个马其顿帝国的人都没有想到的。

    然而托勒密知道腓力二世是被刺杀而死,却不知道何时发生,如果他能够阻止惨案的发生,会改写国家乃至世界的历史嘛?

    有谁能保证他所掌握的历史是精准无比的呢,而他的所作所为肯定会改变历史的运行方向。

    就在这一瞬间托勒密感觉到自己头一次显得这么重要….

    一声号角的长鸣声将他从思绪的狂潮中带回来了,亚历山大手扶棺木,眼睛里闪烁的光芒,是泪光?

    他转过头将目光停留在托勒密脸上好一会,他的表情悲痛而复杂,随后将目光投向安条克和塞琉古父子。

    托勒密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只见安条克两道凶狠的粗眉搅做一团,不断扫视着所有人的表情。

    塞琉古在夸张的表演之后,稍显呆滞,目光漠然并且散乱,显得十分诡异。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