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九章:密林木屋
    人世间的奇闻怪事,托勒密本来听过各种各样,却从来没有想到有一天会在他的身上发生。

    尽管他经历的多种多样的奇遇,返回古代;遇到神秘的灯塔和神话中才有的牛头怪物,但是托勒密怎么也不会想到,他的猫,一只最最普通的猫,也会跨越历史的长河,在这个时代出现在他面前。

    一转眼的时间,咪咪已经跳到屋里,没入灯光之内。

    整个密林显得如此静寂,就连猫头鹰都不愿发出一声叫声。

    这个木屋在这样的环境下显得是如此突兀。

    好奇心驱使托勒密进入屋内一探究竟,紧张的情绪不由得让他的手心密密匝匝地渗出汗来。

    谁知道屋内隐藏着什么可怕的东西呢?

    但就目前的情况来说,他就这样返回也是有些胆小并且可惜的。

    东方谚语不是说:既来之,则安之吗?

    “我经历过数次恶战,可以说死神之翼数次划过我的身体,既然已经不惧死亡,那还有什么可害怕的呢?”

    托勒密把手心里的汗水在衣服上蹭了蹭,慢慢抽出短刀,轻轻地推开房门。

    屋门没有预想到的“吱呀一声”,就像是纸做的一样轻飘飘,无声无息地打开了。

    屋内简单摆放了一个木头桌子,一把椅子,桌子中间摆放着一个点亮了的灯,不清楚是什么材料做的。

    墙的四周挂满了奇奇怪怪的东西,有些是面具、有些像是玩偶。

    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的显著特点,颜色鲜亮,并且造型丑陋,无不散发着令人生厌的诡异之气,仿佛还带有某种邪教色彩。

    就在来访者双脚都踏进小木屋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一个声音。

    “好久不见,老朋友!”

    托勒密蓦然一惊,赶紧转过身来,发现屋子的角落里坐着一个人,他西装革履,打着深色花纹的领带,而头上却带着一个一个奇怪的面具,就像是玛雅人或阿兹特克人的样式。

    他站起身来,一只手轻轻将托勒密举起的刀拨向一边,另一只手拖着自己的椅子放在面朝着灯光的位置。

    “巴松,你虽然带着面具,但是我能听得出你的声音。”托勒密说道。

    “你误会了,我带着面具并不是想隐藏自己的身份,我不过是刚刚从其他世界中来到这里,出于某种特殊需要罢了。”

    “你把我的猫弄到哪里去了?我看见它进了这间屋子”。

    “我并没有带它来这儿,你知道我很忙,我有很多事情要做。怎么可能带着一只又大又肥的猫咪,到处乱窜呢?

    “可是明明是它带着我来到这里的。”

    “你注定来到这里,你的猫只不过在你心中制造出的幻象罢了”。

    “况且还没到它出场的时候呢,”神秘人巴松,用一只手拍了拍托勒密的肩膀。

    他带着面具的脸,在跳跃的灯光中映射出奇异复杂的光影。

    “我什么时候能够返回我的时代呢?”托勒密坐在椅子上问道。

    “你确定,你属于某一个时代吗?伟大的时代需要你自己来奋斗。”

    “那你送我来到这个时代,这个地方,又是为了什么呢?”

    “很抱歉,我现在不能告诉你。”他回答道。

    巴松明显地犹豫了一下,他似乎想说点什么,又忍住了。

    “一切要靠你自己去经历和体会”。

    “你知道,在自然科学的领域里,有一种说法是观测能够改变结果,我劝你不要过分追究结果,一眼看到底的人生将会让你兴味全失。”

    “我恰巧知道那个理论,说什么想要观测的话,就必须用眼睛看,而一看的话就会有很多光子打到被观测东西的上面,即使是很微小,到底也算是影响了结果。”

    “对了!”巴松·乍仑蓬双手一击掌,好像很高兴的从椅子上一跃而起。

    “你的人生将会异彩纷呈,你将经历这一辈子想都不敢想的奇特经历,这对你平淡的人生是一个极大地礼物,

    一个激烈的刺激,不是吗?你渴望这种刺激!”他显得有点神经质了。

    托勒密很想说:“我更想回到平静的生活!”。

    但是显然巴松不打算给他这个机会,他抓住托勒密的左手的手腕,掀起袖子:”瞧瞧这个美丽之物,看得出来,你没使用过它几次,你还没能了解它的玄妙,迟早有一天你能知晓它的秘密。”

    托勒密几乎被他的话搞糊涂了,“这个东西到底是什么,我觉得似乎并不是我们所熟知的任何一种材料,甚至未必是这个世界里的东西。”

    “看来你比我估计的更早想到这一点,”巴松说道,“我暂且算你说对了吧,这样的东西在上古时代不过是平常之物!但现在......罕见得到了许多人不惜冒死争夺的地步。”他有些语无伦次地自言自语道。

    “你在说什么?”

    “总之你以后会明白的。”巴松将他的手指塞进面具的嘴部的开口出,像个婴儿一样吮吸手指,就像是一个精神病患者。

    托勒密忍不住上去紧紧揪住他的手臂:“你必须把我送回去”。

    巴松突然镇静下来:“你愿意离开你现在的朋友?包括蜜雪儿?”

    托勒密突然无言以对。

    他慢慢转过身,除下自己的面具:“时间到了,我要离开了,情况已经发生了变化,你遇到了新朋友。也将会有新的考验和收获。从门出去一直往回走,不要回头看”。

    托勒密发现他衣袖下,本来鼓鼓的充满肌肉的手臂就像是一个撒了气的气球一样越缩越小。

    这时候门外传来一个声响,好像就是猫咪跳过门前的声音。

    托勒密顾不上巴松,冲过去打开门一看,外面夜色静谧,什么都没有。

    这时只听见背后传来“啪”的一声响,回头看时,巴松的面具掉落在地上,他整个人已经不见了。

    屋内只剩下跳跃的灯光。

    托勒密不知道,这段简单的会面花费多长时间。

    他沿着原路返回,似乎一无所获,又似乎多少掌握了一点十分神秘的信息。

    托勒密的奇异经历似乎并非是一个恶作剧那样简单,似乎冥冥之中注定着什么事情发生。

    他很遗憾没能再次见到他的猫,巴松似乎说,托勒密和他的猫将以一种极为特殊的方式见面,这还让他抱有一丝残存的希望。

    他叮嘱托勒密返回时不要回头看,这让人不得不想起亚伯拉罕的妻子违反戒命,回头看毁灭的索多玛城变成盐柱的故事。

    “我会变成盐柱吗?被两千年后的人发现、开采、放进餐盘的菜肴之中?”

    他好不容易压抑住了自己的好奇心,就算听见背后传来吱吱嘎嘎的响声,也没有回头看上一眼。

    ......

    直到再次返回伐木场,看见那些仍旧熟睡的伐木士兵时,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第二天伐木工作开始后,托勒密特意命令一个精干的侦查兵,沿着他所指的方向进行侦查,那人足足去了大半天光景,将周遭的密林跑了个遍,才回来报告。

    --和他料想的一样,

    那里根本就没有什么木屋子。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