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一章:大流士的反击
    亚历山大的大军仿佛永不停歇地向前。

    号称波斯帝国最坚固要塞的崩溃,沉重地打击了东方广袤土地上的大军阀,亚历山大大军所指之处的波斯贵族嗅到了死亡的气息。

    投降或是毁灭!

    波斯帝国的疆域有些过分广大了,科技的局限性使得庞大的帝国不得不采取高度自治的方式进行国家统治。

    地方总督都握有重兵,还有一定的政治和经济自决权,这使得帝国皇帝的政令行使并不那么畅通。

    封地天高皇帝远的,政治资本雄厚的总督往往对波斯王的政策大打折扣,甚至可以称得上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这造成庞大帝国的严重腐朽。

    出于国家安全的考虑,各个总督之间绝大多数都充满了异见,几乎没有任何来往,这样当然可以防止他们联合起来对皇帝造成威胁,当然也会在统一行动的时候发生各自为战、互不信任、保全自身力量的情况。

    亚历山大的远征军直插波斯帝国的腹地,一路之上可以称得上是高歌猛进,小亚细亚的命脉西里西亚唾手可得。

    总督阿萨姆弃守托鲁斯山脉(金牛山脉)口。亚历山大立即夺得了塔苏斯城。

    进行简单的休整后,摆在远征军面前的是一个重大的选择:波斯帝国行省西丽西亚位于安纳托利亚半岛的东南角,攻占此处即可打通进入两河平原的大门,但是阿曼山脉阻断了东西方向的交通,大军只能选择两个山口通行:一个是阿曼山口,紧靠伊苏斯河谷;另一个是叙利亚山口,距离阿曼山口往南一百公里处。

    亚历山大分别派出先头部队对两处通路进行侦查,根据将近一个月的漫长侦查,南部前出叙利亚山口,继续向东的方向发现了波斯人的部队。波斯人的营地驻扎在索克伊绵延数公里以上,这个情报使得亚历山大料定大流士的大军将在南部叙利亚山口处阻击马其顿远征军。

    亚历山大的作风是从不会站在原定等待迎击敌人,他总是迎头而上,痛击敌人,即使自己的兵力远远不敌对手,也如同雄鹰和雄师的搏杀,奇妙地占得某种优势。

    马其顿大军在皇帝的命令下拔营起兵,出叙利亚山口,准备正面迎击大流士的部队。

    按照线报的情况预计,大流士三世集结起来的部队仍然是我们的五倍以上,与格拉尼卡斯河不同的是:这次的面对的波斯军队数量更加庞大,也更加精锐。

    马其顿军中流传着大流士三世是一个懦弱之人的传说,那不过是帝国高层为开展远征对战士极尽夸大之词的战略宣传罢了。

    其实大流士本人是一个身材高大、面容英俊的强大武士。他从波斯大贵族身份之中脱颖而出,一举搞掉狠辣的薛西斯家族而取得了波斯帝国的王位,足见其是一个有谋略、敢做大事之人,紧接着再次诛杀了不够听话,并且把持着朝政的大宦官巴古阿。

    巴古阿死后,大流士的地位得到了大大的增强,作为原来手握重兵的大贵族,他深知波斯军队的腐朽,立即着手组建了波斯铁甲骑兵军、卡尔达克重装步兵,并且大规模雇佣能征善战的希腊雇佣军,极大地增强了波斯帝国的军事实力。

    这次大流士还聚集起两万人的马迪亚弓箭手,这些弓手尽是猎人出身,箭法凶狠精准,是一切轻甲部队的噩梦。

    然而似乎什么困难艰险都无法阻止亚历山大的脚步,他幼年在苦练格斗和学习古希腊神话故事中成长,即便是众神阻挡在他的去路之上,也会一一清除和诛杀。

    亚历山大将全部伤员和临时战地医院留在伊苏斯,因为这些人是在伤得太重,飞快的行军速度和颠簸会要了他们的命。

    其他能战斗的人全数向前开进,尽管塞琉古及阿明斯塔曾对皇帝的进军路线和部署做出过怀疑,但仍然被亚历山大所否决。

    塞琉古建议派出一部分部队把守阿曼山口,用意义是防止波斯人抄后路式的打法。

    “作为一个聪明的帝王,在他拥有了部队数量上的优势之后,再拥有地利,那么他十有八九就会赢了!”亚历山大这样说道,“大流士绝对不会放弃索克依的优势地形,他会像响尾蛇那样趴在那里,等着我们送上门来”。

    就这样,皇帝坚持不肯分出一点兵力作为他用,他需要的是全力以赴和大流士决一死战。

    四万人的部队,仍旧按照两翼部署骑兵,中间步兵的方式向索克伊开进。

    托勒密和瓦西里被破天荒地同时部署于先头骑兵部队,需要快速转移时则作为龙骑兵使用。

    “别担心!”瓦西里坐在马上斜挎着他的步枪,摇晃着身体说道,“你要尝试着将自己的身体调整到和马一样的状态,你的坐骑就是你身体的一部分,就像半人马一样。当然半人马都是野蛮而粗鲁的,他们爱酗酒、爱杀人--尤其喜好女色,你懂的!”他挤鼓着自己的眼睛说道。

    “他们杀死女人的父亲和丈夫,就这样--”他杂耍一样地挥舞着自己的弯刀。

    “当着她们面杀掉,而那些小娘们总是哭哭啼啼地,她们有什么办法呢?然后被那些半人马推到墙角、磨坊边或是翻倒的柜子上,她们那浑圆的带光泽的身体在满是粗大老茧的手里被捏成各种形状--要知道那些粗鄙的野兽连一个大字也不认识,但是做这事儿确堪称艺术家,能把那两团肉,挤出你想象出的任何形状。然后再揪着她们头发,就像这样…”

    他顺手揪起一大把马鬃,得意地瞟了托勒密一眼:“在后面用力撞击,那啪啪作响的声音,就像是守城士兵丢下的石块下雨一般打在战士攻城时顶着的圆盾上”

    托勒密摇了摇头,做出一个无奈的表情。

    “一点没错,那些小骚娘们儿,她们的父兄都被你杀了,有些还像是一只被放了血的公鸡一样,趴在地上还没死透,他们筛糠一样地抖着,却看见女儿和妻子在半人马那萝卜般的家伙下湿得一塌糊涂,那销魂的叫声,鬼才知道是因为痛苦还是欢乐…想想把哥们,真他妈的搞笑!不是吗!”

    “最有意思的是什么,那些女人被玩到不行,烂泥一样瘫在地上,抬起她们湿漉漉的头,用她们那好看的大眼睛望着你,你甚至能看见她们的那充满雌性气息的汗水一颗颗滴落在土地之上,激起了微小的尘埃,美女的神色告诉你,她们想活命。

    但是她们仍然被杀了,被剑割开喉管,或是砍下头颅,甚至直接劈成两半,她们那美丽的头颅皮球一般地被踢来踢去,美好胴体被成堆地摞在另一面被秃鹰贪婪地啄食--肉体欢愉并没有挽救她们。

    男人们总是如此,他们不断地双脚踏上别人的土地,不断的虏获各式各色美女,然后又像抛弃吮吸干最后一滴水的破皮囊,被丢在沙子里,就是这样简单”

    “你好像在说你自己,而不是那些半人半兽的妖怪”托勒密有些厌烦地回答道。

    “没错就是这样,但你我都是半人半兽,你敢说自己没有一点兽性?”

    “我没有!”

    “你有的!”

    “不!是你有,但我没有…”

    “得了,老兄,全世界的男人都是一个熊样…”

    索克伊就在距离叙利亚山口约六十公里的地方,不到两天的时间后已经进入了战争风险距离。

    托勒密派出的侦查骑兵反应的结果,竟是整个索克伊波斯士兵的营地如同坟场一般寂静。

    这个消息的确让人感到不安,托勒密再继续加派了六组、每组十人的侦查部队进行打探,全部都是一样的结果。

    一股浓重的阴云爬上他的心头,军队立即加快了前进的速度。

    托勒密和瓦西里带领的两支部队,骑兵一千人,骑射兵三百人向前疯狂奔驰。不消片刻功夫,就能远远看见波斯人的尖顶帐篷,如同天边的云一样层层叠叠,连亘布满整个高地。的确,按照亚历山大的推测,这是绝好的战略地点,居高临下,具有得天独厚的冲锋优势。

    但是擅用诡计大流士三世会不会同样预料到马其顿皇帝的所想,再次处布下疑兵呢?

    托勒密赶紧传令下去,用火箭射击波斯人的营地。

    五十名轻装骑射手前出至三百步,箭头沾满了火油,刹时数十道火箭划过长空,命中波斯人的营帐,数十座大营立即冒起浓烟,喷吐着火舌将临近的帐子点燃,大火不可遏制的蔓延开来。

    托勒密将军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就连瓦西里也收起了他那张爱开玩笑的破嘴,他们俩和全部将士呆呆地盯着波斯人二十多万大军的营地,那里没有一丝声音,没有一个人影。

    之前侦察到的大流士三世的部队彻底消失了,他们蒸发不见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