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章:回信、巫术与半个帝国
    波斯皇帝与大宦官正看得瞠目结舌,却有更加诡异的情形发生。

    那一团不知道是何物的、黑乎乎的东西,在占卜者流血的手中逐渐形成了诡异的形状。

    沾了血的泥土逐渐变成了人偶的形状,从轮廓的显现,再变成精致的细节。最后,一位骑着战马的、穿着希腊式盔甲的人形偶被制作了出来。

    大流士三世盯着这个栩栩如生的人像,心中暗道:“这家伙倒是比王室最奇巧的伶人、侏儒和工匠做得都像。

    那分明就是一个亚历山大或是一名伙伴骑兵的样子。

    他忍不住伸手去触摸此物,谁想到那人偶竟然如被烈火烧制了一般,发烫得惊人。

    他的手被狠狠地灼烫了一下子,闪电般地本能缩了回来。

    巴古阿看的真切,心中倍感奇诡,也不知深浅地试图拿起这件东西,也被灼烧得呲牙咧嘴。

    很快另一个物件也被制造了出来,那是一个身着波斯传统长袍,挥舞着弯刀的形象。

    巫师将两个人形之物分别置于骷髅面前一尺余远的距离上。

    那邪门的赤色之蛇不断地从骷髅两个空洞的眼眶之中弹出头来,同为红色的蛇信烈烈喷吐。

    它明显感觉到了眼前出现了两个猎物,便迅速地游弋出来,围绕着不会行动的人偶打起转了。

    似乎在选择最终的猎物,混合于泥土之中的血腥味让这个凶残的、自古以来便是邪恶象征的动物感到凶残异常。

    经过几番来回的巡弋之后,它高高地抬起了自己的“上半身”。

    就像是最终下定决心,选择一个答案一般。

    一道血红色闪电猛然出击,没人能够看清飞行的细节,那蛇的身体已经缠绕在了波斯士兵的泥偶之上,并且凶残地用嘴猛烈攻击,脆弱的泥巴飞溅得满地都是,再待二人看去,那人偶已然是面目全非。

    巫师盘膝坐在地毯之上,仍旧一言不发,最终就连那恐怖的双眼也缓缓闭上了......

    大凶之兆!

    大流士三世的面色更加阴沉,仿佛庞大帝国上空的所有阴云全部堆积在他的脸上了。

    其实不必巫师解释,他也知道,占卜的结果显示,波斯人必将兵败,而马其顿人则安然无恙。

    令人恼火的是,在此之前,这个家伙上百年来从未失算过。

    这样一来,无论是从实际发生的战争的走向,还是鬼神预测,都大大不利于阿契美尼德王朝延祚。

    巴古阿更是心惊胆战,连夜派遣不死军团将巫师送走。

    恐怕此人已经认定了帝国即将崩溃的前兆,就连给出的大把金币也绝不肯收。

    不为金钱,这就更加象征了占卜结果的悲观性。

    昨夜之举加深了大流士三世的悲观情绪,他呆呆地坐在纯金打造的椅子之上。

    双膝上铺着宫廷侍女为他盖着的驼毛织物。

    随着天色放亮,前方战场节节失利的消息将会如常传来。

    巴古阿同样呆若木鸡地守候在皇帝的身边。

    他有些不太理解自己的主子:明明已经有数十万大军从帝国的各个“角落”滚滚而来。

    巴比伦城外驻扎的士兵们能够铺满旷野。

    显然这是一场实力悬殊的对决,即便是冲上去踩踏,如同江河决堤的波斯人也能压死亚历山大寥寥数万的远征军,可眼前之人就是担心亚历山大会获得胜利,并且怕的要死。

    “去取莎草纸和笔来!“大流士三世吩咐道。

    巴古阿怎能不清楚主子准备要给亚历山大回信了?!

    这几天他早已经苦于无法留住那几名远道而来的马其顿士兵了。

    他忙不迭地站起身来,取了书写工具,递到大流士三世的面前。

    处于至尊地位的波斯皇帝很少亲自书写信件。

    平时皆是在朝堂之上,由帝国专门的书写官代笔,最多是皇帝亲自口述,那便已经是对收信方无比重视的体现了。

    大流士右手执笔,在一碟生物颜料中反复地蘸了又蘸,却微微发抖,迟迟不愿意下笔。

    他目光呆滞的盯视着前方的虚空:一抹阳光已经透过华丽的波斯式的大窗子倾泻在房间内部的地毯之上。

    他终于目光坚定了起来,开始将笔锋沉重地落在加厚的莎草纸之上。

    而巴古阿再次犯了自己偷窥的老毛病。

    他鬼祟地抬起头来,将目光的一撇偷偷置于那一连串的字迹上。

    虽然紧张的情绪使得巴古阿只能大致浏览内容,但猛然一撇看见的内容已经足够他心惊肉跳的了。

    在他看来,大流士三世已然陷入了疯狂的境地,他给亚历山大的信中大致的意思是:

    “除了感谢亚历山大对皇家俘虏的厚待之外,要将幼发拉底河以西的领土全部割让给马其顿帝国,同时赔款三万塔伦特银币的巨款,(要知道,东征前亚历山大继承马其顿时,国库中也仅有六十塔伦特的资金。),并且谦卑地希望马其顿皇帝与自己一位女儿联姻,以求和平。”

    在人类战争和外交史上,这简直是前无古人,恐怕也是后无来者的求和信。

    拥有一百万雄兵的国家向着不足五万兵力的入侵者,提出了割让一半帝国疆域和天量赔款的要求!

    就此看来,曾经不可一世的波斯皇帝已经未战先惧。

    在辽阔的波斯土地上,亚历山大带着他的将领们从胜利走向胜利。

    如入无人之境。

    亚历山大本人则被描述成为头上长着两支公羊角的魔鬼。

    无论是弓箭还是刀枪都无法对他造成伤害......

    这一切流言蜚语严重摧垮了大流士三世的自信心。

    他已经开始相信自己将在下一场战争之中失败,所以才诞生了如此内容的回信。

    正在巴古阿开始担心帝国的崩溃之后,自己的命运和生死的时候,大流士三世已经完成了回信的内容。

    他甚至都不愿意再检查、浏览一遍信中的内容。

    对于一位亚洲之王来说,太不人卒睹了,他立即将信纸折叠了三次,装入一个信封。

    巴古阿如梦方醒,连忙在信笺的封口处滴上热蜡。

    直至波斯皇帝在蜡上盖上了自己代表权利的戒指上马尔杜克神徽记后,二人方才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来。

    大宦官巴古阿郑重其事地将此信交到马其顿轻骑兵的手中,它将被直接呈送至亚历山大本人。

    里面之内容,无论是位高权重的波斯官员、还是将领们都一无所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