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九章:深海古兽
    几年以来的征战生涯让托勒密积累了一些宝贵的战斗经验,巴松仍然没有露面,况且按照惯例,除了一些语焉不详的半疯话,他是不可能在实际行动上帮助托勒密的,难题需要只能依靠他自己解决。

    托勒密命令工匠和奴隶向上继续修建灯塔,与往常不同的是采用大量散碎的,重量也大大轻便的石灰岩小石块,简短地向上堆砌,他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触发怪事的再次发生。

    “别被海风吹倒了就行!”托勒密这样要求道。

    以至于工匠们都满腹狐疑。

    同时托勒密在法罗斯岛外,接近海岸线半里之处修建了营房,派驻两百名弓箭手、轻重骑兵各十骑、步兵三十人。

    托勒密并不相信这是简单的海滨风暴,也不相信是什么海神之怒,打定主意要和作怪的东西大战一场。

    豆腐渣工程的进展速度就是飞快,仅用三日时间,塔身再次接近一百尺的高度,托勒密命令控制节奏,在第四日正午将高度延展到刚好超过一百米。

    “全部工程人员撤退至两里之外”,托勒密命令到,要知道这些人都是帝国的财富,要好好保护。

    随后他宣布法罗斯岛戒严,全体士兵进入战争状态。

    和他想象之中一样,整个白昼,海面平静,阳光照射在海面之上,反射出温暖的黄晕,整个军团仿佛度假一般,静静看了几个小时景色。

    起初进入夜晚之时,情况依然平静,为了防止意外,托勒密命令除了弓箭手之外的所有战斗人员每人携带两只火把和火石。

    直至午夜时分困倦涌上托勒密的大脑,想必其他士兵的感觉和他一样,高度紧张之的精神之下,即使什么都不做的话也会快速的产生疲劳感。

    起先托勒密后悔应该分为两组人,交替换班进行值守;到后来他简直认为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开始后悔并且思考如何人工拆毁那些建筑上去的垃圾石头。

    直到他发现海面上情况发生了一些变化,和守夜人描述的完全一样,一开始仅仅是轻微的声响,越来越大,后面简直震得人耳膜生疼。

    一个黑色的不明物体从水下悄悄升了出来,推动海水沙沙作响,还伴随着“咕嘟嘟”的冒泡的声音。

    今夜的月色仍然不好。

    模糊之中托勒密看见它逐渐接近灯塔,那个老兵显然没说谎,它暗魆魆的样子的确像是一座移动的小山,好像它的皮肤正在空气中涌动一般,托勒密将自己的火把高高举起,那不过向下流淌的海水罢了。这样一来巨浪击毁塔身的说法似乎也能站得住脚了。

    “嘿!”托勒密大吼一声。

    高高举起自己的火把,它发现了布置的军队,不知道从那里喷射过来一股强劲的大风,顿时熄灭了大多数人的火把。

    幸好早有准备,托勒密立即掏出火石点燃了另一只火把,其他的士兵也完全在他的呼喊之下醒过神来。

    效仿托勒密的做法,整个法罗斯岛及海滩被照的通明。

    那个怪物终于开始摧毁灯塔的塔身,人们也看清了,它用粗壮的宛若巨型章鱼一般的触手抽击塔身,石灰岩粘黏的塔身实在是不堪一击,只一下就天女散花一般纷纷散落下来。

    “前进!”托勒密抽出长剑,所指之处轻重骑兵从两翼分别出击,轻装步兵进入五十步之外用硬弓进行射击,然后立即返回出发地。

    重装骑兵则进入六十步的距离,向其投掷沉重的青铜长矛。

    列阵的弓箭手纷纷采取沾有油脂的火箭进行骑射,随着中队长官声嘶力竭的大吼,一排排的火舌撕裂黑暗的天空,犹如一道道的礼花一般将海岸线照的雪亮。

    住在十数里之内的人,如果有幸午夜未眠,或是出来撒个尿什么的,定然会认为亚历山大港在举行什么仪式,或在搞一场大型的狂欢活动。

    托勒密站在高台之上仔细观察战况,发现那小山式的怪物在每一次打击之下,都会剧烈地往回紧缩,这说明它吃这一套,负了伤或者至少产生了痛觉。

    “很不错,”弓兵疲劳之后进入散射状态,托勒密将中队长叫到近前:“用我一开始没想到的东西,弩炮”。

    只消一会儿功夫,弩炮就被熟练的组装完毕,这种经过改良后的弩炮是一种极为可怕的武器,它可以发射八支九米长的马其顿青铜长矛,这种长矛一般只被运用在方阵的最后一列。

    “放!”一声令下,八只长矛呼啸而出,托勒密听到了它们划过空气的尖啸声。

    至少有五只长矛命中目标,登时传来一声类似一牛吼或是混合着鲸鸣般的哀鸣。

    那黑影腰痛一般的明显一缩,然后迅速的矮下身去,速度之快,好像一个漏气的气球。

    “长官它要逃跑!”士兵们高声喊道,将领们立即和全体待战的步兵立即发出一声呐喊,冲上法罗斯岛。

    然而已经为时过晚,其实早一点也没有什么用处,托勒密的考虑仍然显得百密一疏,步兵对待这种怪物没有任何作用,他们无法伸出双手抓住它将它拖拽上岸,只能眼睁睁看着它缩会海里。

    “真他妈的该死!”托勒密把手中的剑狠狠地丢在地上:“我他妈的早该想到,在长矛之上系上绳索。”

    就像蚯蚓钻进土壤里躲避危险,它将整个身体全部退回海面之下。

    “长官这不是你的错!”中队长将手放在托勒密的肩甲之上,安慰道,他指着海面说:“你看”。

    托勒密站起身来向他手指方向看去,在无数火把的映照之下,他再次目睹了前所未见的奇异景象。

    黑色的海水之下,整个法罗斯岛的整个横向,洋流的方向和远处大海的方向完全不同,远处的海水向东向流动,而此片水域则是向南移动,其面积之大让人震惊,大约有一个足球场那样巨大。

    直到水下的影子完全消失,整片区域才恢复了和地中海完全一致的流向。

    “我们抓不住它的,浮上海面的仅仅是它的一小部分!”中队长对托勒密说道。

    托勒密平静了一下自己的心态,深深吸上几口略带潮腥味的海风,

    终于将自己的狂暴的心情平复下来,用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你是对的”他说道。

    一场没有人伤亡的苦战,天色已经逐渐开始放亮,此刻阿波罗应该驾着他威力无比的火焰战车开始巡视整个苍穹。

    海面附近遗留了大量的红色血迹,那是海怪受伤留下的有力证明,弓箭手们每人至少发射了三支以上的空杆羽毛箭,而海面之上只漂浮了三四百支,其余的都被这只巨兽带入了深海。

    “或许从上古时代它就已经存在了”托勒密说道。

    “但是您仍然击败了它!”中队长说,“它可能不敢再来了”。

    “不,我认为它一定会再来的!”托勒密说道。

    他心知肚明,巴松惧怕的就是这个怪物,他对它不仅无可奈何,还有恐惧之感,他想借一个和神并驾齐驱之人之手击败这个上古猛兽。

    “拿羊皮纸和笔来,”托勒密盯视着海平面上渐渐升起的光芒万丈的太阳:“我要给亚历山大写一封信”。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