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〇一章:《异闻录》
    在将这章记述公布于世之时,托勒密曾经感受到惶惶的不安之感。

    这是他手中能保留的为数不多的材料之一,也是开始记录未知世界的第一段材料,而之前的种种奇异经历被记载在其他章节,至今已经佚失,其本意是和之后的奇闻怪谈串联在一起,使的整个事件的真像更加真实地展现于大家面前,其匪夷所思程度不亚于任何希腊神话和异族探险故事。

    第欧根尼曾经劝诫托勒密不要公开这些秘密,甚至将其付之一炬,他没有听从他忠实的建议。

    在整个故事叙述之中,即使不加入《异闻录》的内容,也能显得较好的连贯性,但是出于自私的作祟,为了将那种原始的、深深不安之感让读者们为他分担,则是说不清的幸福,如若有幸得到众人之认可,他决定会将公布所掌握的更多《异闻录》之记载公布于阳光之下,以飨读者:

    “进入潜水钟之时我就怀有极大的自信,一直以来我对于大海之热情毫不逊于对于未知的土地的征服,我深信大海的宝藏远远多于陆地,甚至其广大程度应该也超出土地的总体的面积。

    对海洋的观察是我一直的愿望,自从我继承了马其顿王的宝座之后,我的老师--伟大的亚里士多德就致力于帮助我实现这个愿望,为此他经过千百次的实验终于研制成精密的机器,用于实施此项工作。

    其中还有一个极为重要的目的,就是托勒密将军寄给我的关于亚历山大灯塔建设的奇异遭遇,这使得我将潜水地点定在了地中海的法罗斯群岛附近。

    我深信托勒密将军在信中描述的事件的详细经过,清楚此时潜水面对的危险,无论是出于对于我的将士们保护,还是满足于自己的强烈的好奇心理,都促使我决定由自己担任实施这次任务的人。

    刚刚进入海中之后并没有任何异常,潜水钟就像是一个鸡蛋壳一样漂浮于海水之上,直到水手们拆除了绑定的浮木,整个潜水钟才沉沉的进入海中。

    较浅的海水之中时,阳光是可以投射进来的。

    我能够看到温暖的阳光仿佛从神殿的穹顶上透射下来,潜水钟之外的鱼类五彩斑斓,成群结队地进行巡游,其规模之严整与我的马其顿方阵相比毫不逊色。

    我通过丝线命令继续下潜,这种奇妙地沟通方式完全归功于我的老师的奇思妙想。

    随着深度的缓缓增加,阳光显得愈来愈弱,周围是一片枯燥的无聊的海水。

    我从未独自一个人,进入这样未知的领域,一想到自己在从事之前从未有人做过之事,我才从孤寂之中慢慢高兴起来。

    此时周围有已经陷入个一边漆黑,所幸的是我预料到这一点,穿着了我的胸甲,它发白色的光芒,使我不至于完全看不清外面的情况。

    随后我感觉到下潜的速度逐渐放缓,最后完全停止了下来。

    应该是达到了从前实验的极限深度一千尺。

    之前的实验是采用木桶裹铅的技术,尽管两者全部选择了最好的优良材质,但仍然在一千尺以下被庞大的水压压出裂痕。这使得工匠们选择了更为优良的三种金属混合材料,理论值上更加坚固,但却还未来得及进行实验。

    我觉得没有任何必要进行无谓的冒险,况且深海能见度很差,透过并不是十分光滑玻璃表面,胸甲的光芒只能照射到十步左右的距离。

    正当一无所获,决定返回地面时候,我忽然看见一抹奇异之光,说不清楚是浅粉色还是绛紫色的光彩,和胸甲的微弱光芒不同,它很快就充满了整个空间。我看见一个尾部长满触手的如同一把巨大扫帚的东西快速巡游过来,直到它逼近潜水钟时我才发现它的巨大程度,简直和一座庙宇同样大小。

    托勒密所言非虚,这是一个类似于乌贼之类的巨大生物,其“孔武有力”的外表,让人觉的是一个低等的生物,然而参照其只摧毁达到特定高度的灯塔来讲,其智商应该又是极高的。

    这时我看见它忽然凑近过来,一个长长的触须之上长着一颗眼睛,像一条海蛇一般环绕在潜水钟近旁,我知道它在观察我。

    在这里声音显然不能够有效传递,当然任何语言也是毫无效果的。

    它身上的发出的光芒和我的胸甲上的光芒交相辉映,仿佛代替某种沟通。

    随后它调整了自己的身躯向着下面,幽暗的深海之中游去,绛紫色的光芒被转移到潜水钟下方,它只是尾部的触手轻轻扫过钟的透明表面。

    一丝火花从我的脑海中迸射,仿佛在黑夜之中敲击火石飞溅出的火星,显得分外耀眼,又转瞬即逝。

    “它在召唤我的跟随”。

    几乎是毫不犹豫地,我拉动波斯丝线,命令继续下潜。

    上面的人仿佛不能确定这个命令一般,我眼见了那光开始远离了我,赶紧再次发布指令。

    终于潜水钟开始下潜,好在那个东西下降的速度并不快,我差不多能够跟上它的步伐。

    随着下潜深度的不断增加,我能感受到帝国官民的紧张,他们不下十次停止将潜水钟向下投放。

    然而我相信是神引导着我继续跟随它下潜,在我的命令之下,坚持继续下潜,海洋的深度如此之深,是我之前从未想到了,过了相当长的时间,我开始怀疑潜水钟的透气管长度是否够用,深海的压力使得整个钟体开始“吱吱”作响,在这样幽闭的环境之中,仿佛能够感觉到四面空间向你压迫过来,忽然我听见“呯”的一声巨响。

    钟顶之处的送气管道突然断裂了,巨大的压力使得它如同扯断了的弓弦、被针刺了屁股的野兔,瞬间消失在视野之中。

    通气管的连接之处一个设计巧妙活片,在脱离通气管之时会在水压的作用之下被紧紧贴合在潜水钟的开口处。确保海水不至于涌入。

    整个潜水钟就此开始了飞快的下潜。

    对于我来说仅剩余的时间就是钟体内残余的空气。

    过了一段不长不短的时间之后,我开渐渐感觉到呼吸的困难,身体开始控制不住的剧烈喘息,却毫无用处,感觉到肺部快要炸裂,眩晕感逐渐加重。

    决不能坐以待毙,胸甲的神力也无法在这样的环境之下拯救我,我开始大力地、拼命地敲击潜水钟的金属壁,声嘶力竭的呼喊。

    这并没有什么用处,

    我感觉到死神的脚步近了。

    就在这时,奇迹竟然发生了,那巨大的生物仿佛听见了我的呼喊一般,用一只触手紧紧缠绕住潜水钟,我看见那触手快速在钟体之上移动,它发现了活片,立即推开来,将触手探进潜水钟之内。

    一阵清凉之风涌进我的肺部,它竟然向里面灌输进空气。

    随后它将整个潜水钟裹挟在自己的身体内,向着大海的最深处游去,我看见那漆黑一片之中,竟然透出了点点璀璨的亮光。

    随着距离的不断拉近,我发现那似乎是一个灯火通明的纯白色的城市,由无数神庙一般的建筑组成一个规则的整体,无数奇异的生物巡游在期间,仿佛工蜂们繁忙的往返于蜂巢之间,其规模之宏大、之壮观足以震撼任何人之灵魂!”
为您推荐